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全真版
久久不能忘懷的眷戀
——重走“蘭西拉”信息天路紀行(上)

編者按:9月中旬,《人民郵電》報采訪組從黃河旁的蘭州出發,沿著“蘭西拉”光纜路由,一路走臨夏,過洮河,越過甘肅-青海交界的大力加山,下循化,赴西寧,飛格爾木,翻過昆侖山口,穿越“生命禁區”可可西里,跨過長江源頭沱沱河,直抵坐落在海拔5231米的唐古拉山口的“蘭西拉”光纜紀念碑?!疤m西拉”光纜被稱為“信息天路”,不僅是縱貫我國西北至西南的戰略性基礎設施,更為信息通信業留下了寶貴的物質和精神財富。在這條創造諸多建設奇跡、橫跨“世界屋脊”、海拔最高的光纜干線上,發生過許多不能被忘卻的故事,積累了許多對未來富有意義的經驗。這是三年來人民郵電報社第三次重走“蘭西拉”,2000多公里的行程中,采訪組訪談了40多位“蘭西拉”光纜工程的建設者、使用者、維護者,留下了珍貴的口述實錄,拍攝了動人的工作瞬間,深入挖掘“蘭西拉”精神,記錄歷史,更好地走向未來。

黃河、昆侖、可可西里、青藏高原……這些地理名詞令人神往又充滿挑戰,“蘭西拉”光纜就經由這條路線,從蘭州,到西寧,至拉薩,越過千里戈壁,貫穿“世界屋脊”,串起多個少數民族聚居區,是第一條連通內地和西藏的光纜,為雪域高原鋪就“信息天路”。

建設天路青春無懼無畏

9月強烈的陽光下,青海格爾木的烈士陵園肅穆寧靜,戈壁上的風吹過陵園的墓碑,這里長眠著一位年輕的烈士周光遠。

1997年6月26日,入伍剛半年的周光遠隨部隊執行“蘭西拉”光纜施工任務,8月1日身體出現強烈高原反應后仍堅持不下火線,繼續奮戰,最終光榮犧牲,年僅19歲。

“蘭西拉”光纜是一項軍民共建工程,也被稱作“世界通信史上施工條件最艱苦的工程”。原青海省電信傳輸局總工程師張菊民回憶道,從工程環境來看,“蘭西拉”縱貫我國西北至西南,跨甘、青、藏三省區,所經之處90%以上位于高海拔地區,其中800多公里路由在“世界屋脊”海拔4500米以上的高寒凍土中,這些地區年平均氣溫在零攝氏度左右,氧氣含量僅為內地的50%~60%,紫外線強烈,氣候條件十分惡劣。施工條件也非常復雜,在光纜青海湖段,挖開草皮后只有30厘米的土層,底下是大大小小的卵石,只能一點點將卵石摳出來;在諾木洪東段是大片的流沙,挖出來的光纜溝一會兒就塌了;在格爾木南段,大多為高原永凍土,光纜有多處過河處,河水是雪山融水,冰冷刺骨,河底是流沙,施工十分艱難。

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上,人徒手行走相當于在沿海負重70斤。長期從事“蘭西拉”光纜維護的格爾木電信分公司網絡建設維護部線路維護中心經理林恒明形容:“吃飯的時候都好像扛著一袋面?!辈灰f高強度的體力勞動,沒有對環境的適應,生存都不容易。而當年沒有機械設備,光纜建設時全靠年輕的解放軍戰士人工開挖纜溝。面對生死考驗,參與施工的3萬官兵以堅強的信念和超常的付出,每人每天開挖出深1.2米、寬80厘米、長十多米的纜溝,到了晚上,還用車燈照明,繼續掄動鐵鎬。在夜間睡覺時,部隊規定干部必須兩小時查一次鋪,用小棍撥醒戰士,以免他們因嚴重缺氧和超負荷的勞動,在睡夢中不知不覺窒息死亡。

千里高原的施工線浸潤著官兵們的血汗,郵電部門的干部職工也和解放軍官兵一樣,戰斗在青藏高原。光纜開溝鋪設的同期,中國通信建設總公司第二、第四、第五工程局上到高原,建設機房,接續光纜。中國電信青海分公司網絡運行維護事業部副總經理趙超說,那時,同志們要把設備和光纜標志牌從青藏公路邊搬到幾十米甚至幾百米之外的機房,一塊蓄電池重70公斤,一塊水泥標志牌也有60公斤,全靠大家手抬肩扛。

在光纜建設中,險象環生,二局二處的段寶育處長得了感冒,引發肺水腫,口吐血泡,被緊急送下山,差點就搶救不過來了;四局在海拔4800米的五道梁施工,19個人中有16人因強烈的高原反應不得不下山;原青海省電信傳輸局西寧線務站的張滿長,闌尾炎手術還沒有拆線就上了高原,一直到唐古拉兵站,才找部隊醫生拆了線。

就是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廣大解放軍官兵、工程設計人員、施工人員團結一心,迎難而上,用皮尺畫線,用鐵锨、鐵鎬挖溝,幾乎是用最原始的工具建設了最先進的工程。在軍民雙方的共同努力下,1997年9月15日,工程開工85天后,“蘭西拉”2754公里的光纜敷設完成;1998年8月7日,“信息天路”全線開通,在海拔5231米的唐古拉山口舉行了工程竣工開通儀式。

今天的唐古拉山口,一座紅色花崗巖的“蘭西拉”光纜工程紀念碑矗立在雪山的環抱中,緊握風鎬的解放軍戰士和手持電話的郵電建設者雕像并肩而立,無懼無畏。

守護天路時光無垠無涯

時值金秋,青藏高原的“生命禁區”卻是一陣冰雹,一陣暴雪,寒風凜冽,大地蒼茫。越野車奔馳在滿是斷裂和坑洼的青藏公路上,像過山車一樣忽上忽下,極度的顛簸和高原反應疊加在一起,分不清是哪種原因導致的頭疼。采訪組跟隨“蘭西拉”光纜格爾木段線務員,開始體驗他們再日常不過的生活。

“蘭西拉”光纜的建成,只是萬里長征走完了第一步。曾經參加過施工設計和后期維護的原青海省電信傳輸局長線通信科科長李啟順說,建設時期的困難,咬牙克服幾個月就過去了,但是維護工作卻是長年累月的。青藏公路和輸油管的維護人員都是一年一換,而“蘭西拉”光纜的維護人員有的一干就是十幾年,高原病侵蝕著他們的健康。

從格爾木到唐古拉山口,600多公里的高海拔地區只有6個線務員,他們分為兩組或三組,每年4~9月,一個月有20多天要上山“干活”。一次巡檢,往返1000多公里,要在高原上待上4~7天,對線務員是極大的考驗。他們帶著測試工具、涂料桶,沿途查看機房、線路、光纜標志。如果機房的太陽能電池因天氣原因供電不足,就要啟動油機發電;如果需要半夜割接,他們就在機房里打地鋪睡覺;如果光纜標志牌褪色,就要重新涂刷使其明顯;如果線路邊有施工,他們就要守在光纜旁“盯緊、盯死、盯到底”,不允許施工破壞光纜。2019年7月,可可西里的索南達杰保護站開挖河道并加固河岸,施工點正好在“蘭西拉”光纜路由上,格爾木的線務員在海拔4500米的施工現場連續盯了30多天,確保河道施工完畢、光纜無恙才下山。

隨著電信業的重組改革和企業轉型,原來的傳輸局已經屬地化,并入各地市分公司,維護人員也有一部分分流到前端部門,干線維護的人員更少了,任務更重了。在青海省海東市循化縣,7個線務員要負責116公里的“蘭西拉”光纜和236公里的省內干線,他們每天往返100多公里,其中5~10公里需要步巡,早出晚歸、風塵仆仆,許多時候午飯都沒有時間吃。

即便是在低海拔的城鎮,巡線護線也是個苦差事。原甘肅省臨夏州電信傳輸局副局長丁海濤對此深有感觸,他告訴記者,“蘭西拉”原來的路由規劃避開了公路、學校和村莊,但是現在城市發展越來越快,到處都在建開發區、高速公路,日新月異的城鎮化建設是對光纜的潛在“威脅”,光纜維護難度特別大。

20多年來,由于自然災害和城市建設施工,“蘭西拉”光纜的搶修、改道、割接是常事,其中又有許多驚心動魄的故事。

張菊民回憶道:2001年11月4日,昆侖山西口發生8.1級大地震,地層錯位3.3米,將光纜拉斷,維護人員連夜趕往現場,找來推土機幫忙,而推土機的鏟斗只能在地面滑動,“啃”不動一點土,后來只好在光纜斷頭處架煤塊點燃,烤了一天一夜才烤開凍土層,將光纜斷頭拉出來,接續好以后臨時架在旁邊部隊的明線桿路上搶通。

原青海省郵電管理局計劃建設處蘭西拉籌備辦公室的殷萬明還記得一次沙塵暴中的割接:2013年7月,格爾木到茶卡之間修建高速公路,“蘭西拉”光纜231公里的路由需要遷改。由于涉及軍方的通信,需要與軍方協調割接時間,最后得到的批復只給了6個小時。那天正好趕上一場大沙塵暴,狂風中,割接時需要的帳篷都搭不穩,大家只好把車開到割接點去,在車里進行操作。第二天清早完成任務后,大家打水洗頭,都洗下半盆沙子。

2018年8月16日,甘肅省臨夏州下了一場罕見的暴雨。臨夏電信分公司傳輸線路維護中心經理楊星記得很清楚,當晚,甘肅和青海交界處大力加山出現山體滑坡,山下河谷里的水位也一下子漲到1.2~1.3米,湍急的水流沖斷了“蘭西拉”光纜,他帶領幾十個同事奔赴斷點,卻下不了河,只好設法在兩邊山頭架起飛線,搶通光纜。

在長達2754公里的“蘭西拉”光纜路由上,每一個線務員都有自己驚險的生死經歷和終生難忘的故事。當年主抓青海省內“蘭西拉”光纜建設的李啟順,在山上寫下過遺書,卻因為太難受只寫了幾個字。包先平和同事晚上在唐古拉機房割接,外面居然出現了黑熊徘徊的身影。穆連峰連續在山上待了幾天后,高原反應越來越厲害,一天夜里突然嘔吐,同事們一邊給他叫了格爾木的急救車,一邊開著維護車把他往山下送,200多公里后才與急救車會合。2000年11月中旬的一個晚上,唐古拉山上的大雪下了60~70公分厚,趙海生和幾個同事在唐古拉機房做完維護下山,走了20公里就被困住了,公路上堵車20多公里,他們住的小飯館里食物很快賣光,飯館房間的內墻上都結了20公分厚的冰。趙海生用衛星電話向前一天因身體不舒服下山的格爾木線務段段長趙超求援,接到電話后,趙超二話不說立刻返回給他們送物資,卻不想在雁石坪險些遭遇一場車禍,與死神擦肩而過。

在無垠無涯的護線工作中,無數的生死瞬間天天都在上演?!疤m西拉”人無懼艱苦、甘于奉獻、舍身忘我、不辱使命,守護著“信息天路”的安全。

奉獻天路生命無怨無悔

采訪組連續奔襲數日,9月22日5點,從格爾木出發上到唐古拉山口,返程到沱沱河鎮的最后100公里遇上了我們平生第一次見的大雪,狂風吹得雪片橫飛,整個高原變成一片模糊的白色世界,能見度極低,本來似乎近在咫尺的雪山早就被紛飛的雪花遮擋,一路相隨的湍急的布曲河也消失在雪中,只看見對面車道重型貨車的模糊的車燈。想到幾位線務員同志已經開了12個小時的車,不禁為他們也為自己捏了一把汗。被忐忑不安折磨了兩小時后,晚上9點多,終于看到燈光,這一夜,我們要住在這個海拔4600多米的長江源頭小鎮上。

我們從越野車上有氣無力地爬下來,走進路邊的小飯館。車頭滿是積雪,車牌被雪遮擋得嚴嚴實實。我們在飯館的圓桌邊團團而坐,頭疼蓋過了饑餓,與我們同車的趙超給我們遞過來高原特殊的飲料——紅景天口服液?!斑@個雪下得是不是很稀罕?”我們問。幾位線務員都樂了,說:“這個很常見,下兩天兩夜的時候也有呢!”“下兩天兩夜的時候,你們會被堵在路上嗎?住哪里?”“一般就在車里休息?!彼麄冋f。

“現在青藏公路的路況和沿途條件已經比原來強太多了?!壁w超說。1997年,25歲的他從海西州電信傳輸局到格爾木線務段,完整經歷了“蘭西拉”光纜工程的路由設計、建設、機房安裝和后期運維工作。為了復測、隨工和核實資料,他曾經三次從格爾木徒步走到唐古拉山口,對這最艱難的幾百公里路程了如指掌?!耙郧皼]有紅景天這樣的藥,同志們有了高原反應都只能吃便宜的‘安乃近’來止住頭痛?!彼f,“那時候的車和食宿條件也遠遠不如現在,大家很少在飯館吃飯,上山都是自帶餅子等干糧,或者在機房邊自己做點簡單的食物?!?/p>

在這樣的環境和條件中,一干就是十幾二十年,是怎樣的體驗?在格爾木,我們采訪了多位老線務員。32歲就參與“蘭西拉”工程建設、再過不久就要退休的李云峰說:“很想念,很懷念,還想去唐古拉山上去搞我的退休儀式?!币慌缘内w海生打趣說:“我們沒有把‘蘭西拉’陪老,‘蘭西拉’把我們陪老了?!?/p>

盡管工作困難,盡管備嘗艱辛,但是通信人對“蘭西拉”的愛,和高原一樣深厚寬廣。原甘肅省電信傳輸局蘭州光纜傳輸分局局長任世洋和他的青海同事李啟順都提到過這么一個細節,當時的測試儀表很貴,一套就要幾十萬元,大家非常珍惜,出去搞測試,都用軍大衣把儀表包好,妥善地放在“牛頭”(豐田)車里,人自己卻坐在皮卡的斗里。格爾木的林恒明還告訴我們,原來有的車適應不了高原環境,經常熄火,線務員帶的氧氣袋,自己都舍不得吸,卻經常要給車吸氧,才能發動起來。

在采訪過程中,我們多次聽到那些頭發花白的光纜建設者、維護者表達同一個心意——初心不忘,使命在肩。中國電信甘肅分公司傳輸事業部副總經理羅永東說:“從1991年,我就從事干線維護工作,參與‘蘭西拉’工程,責任重大,使命光榮,我為生在這個時代感到榮幸?!币呀浲诵莸脑R夏電信傳輸局局長黃忠說:“看到‘蘭西拉’在國家通信與經濟建設中發揮了這么大的作用,當年同志們吃的那點苦,受的那點累,都值了!”原臨夏電信傳輸局副局長丁海濤更表示:“十幾年干了維護這一件事,無怨無悔?!?/p>

“蘭西拉”光纜開通至今,通信人在堅守,也在代代相傳,采訪路上,我們遇到了很多子承父業、接過通信事業接力棒的人,如青海循化的雷珍、韓旭,格爾木的郝峰,他們循著父輩的足跡,繼續奔波在、堅守在、奉獻在“蘭西拉”的戰線上。

“蘭西拉”光纜竣工后,部隊官兵給格爾木線務段送來一面錦旗,上書十四個大字:“生死與共蘭西拉,友情高于唐古拉?!边@面錦旗已經不知去向,然而趙超一直記得這句話。那是一種歷經磨難、穿越生死后沉淀的感情,緊緊聯結著人與人,和他們為之奮斗過的事業。

光纜縱橫,信息暢達,是通信人對高原久久不能忘懷的眷戀。

新聞附件:

專 題
工信部司局長談2020年工作思路

工業和信息化部各司局長談2020年工作思路

通信管理局長談2020年工作思路

通信管理局長談2020年工作思路

2019運維大會

促進運維新技術、新理念實踐落地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進行時

10分鐘讀懂5G

了解當前全球5G研發的總體形勢,國內5G的研究進展情況。

重走信息長征路

傳承紅色基因、艱苦奮斗、無私奉獻、銳意創新。

版權所有2000- 人民郵電報社
湖南快乐十分之动物总动园 大智慧股票软件免费 下载星悦浙江麻将 宝马论坛平码论坛高手 45599期期一波中特 多乐彩平台app 顶呱刮彩票在线试刮 云南11选五投注技巧 广西麻将友玩 上海11选5推荐任三 pk10不同平台对